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梦绕大唐——徐子陵番外篇之落雁篇】

【梦绕大唐——徐子陵番外篇之落雁篇】

添加:来源:ferranca.com人气:17423

上篇:渔舟唱晚
  徐子陵重新来到长安,闲暇沿洛水朝西缓行,忽然有女子的歌声从河中一艘小艇传过来,唱道:「洛水泱泱映照碧宫,奔波营役到头空,功名富贵瞬眼过,何必长作南柯梦!」歌声凄婉动人,充满伤感和无奈,飘荡在洛河遥阔的上空,在如此深夜,份外令人悠然神往。
  徐子陵停下步来,心中一片宁和。自与自己深爱的三位绝色佳人归隐山林,他已经很少想起往事。此次出山,只是为赴他与好兄弟寇仲的约会。
  原本他已不欲参与寇仲与李世民的两虎相争,因为无论是任何一人的败亡,都不是他所乐见的。可如今忽然听到传闻,塞外突厥大军压境,事关民族安危,两个好兄弟寇仲与李世民终于摒弃前嫌,齐心合力,力抵外侮。
  原本他一直在为寇仲的事而担心,当他重临旧地,漫步洛水时,往事此起彼继,像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般纠缠冲击,每次都留下魂断神伤的追忆。可是在这一刻,像失落了无数日子的平静感觉,忽然又填满心间。整个人空灵通透,所有斗争仇杀阴谋诡计都像与他毫无牵涉,再不复对他有半分影响,而他更有充足的信心及实力去面对任何挑战。
  倏忽间,他豁然而悟自己自从「道魔合流」后非但在武学上的修为又深进数层。最主要的是自己原本略显消极的心态有了极度的改观,对于自己珍惜喜爱的事物会更加努力地去争取而不再是消极等待。
  这是种无法解释的感觉,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,则怎么都难分得清楚,其实也无须去追究太多,此刻的他,只需要更积极地享受自己所想要的生命。何必长作南柯梦?生命本就有梦般的特质,古圣哲庄周梦见自己化身为蝶,醒来问自己究竟是他梦到蝴蝶,还是蝴蝶梦到他,正是深入浅出的阐明生命这奇异的梦幻感觉。
  明月在轻柔的浮云后冉冉露出仙姿,以金黄的色光君临洛阳古城的寒夜,本身就有如一个不真实的梦。
  小艇缓缓靠往堤岸,女子的声音轻柔的传来道:「如此良宵月夜,子陵可有兴趣到艇上来盘桓片晌?」徐子陵闻言腾身而起,悠然自若的落在小艇上,安然坐下,向正在艇尾摇橹的绝色美女微笑道:「沈军师既有闲情夜游洛水,我徐子陵当然奉陪。」沈落雁清减少许,衣袂秀发自由写意的迎河风拂扬,美目含怨的迎观天上明月,樱唇轻启,凄然一笑,美目深注的道:「落雁此来。只为告诉子陵一个信息以及偿一个心愿。信息是:落雁如今心灰意冷,只好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收拾情怀好好做个李家之妇。」徐子陵心中一震,终晓得沈落雁为何语调凄然,他曾经偷听过二人的谈话,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并非融洽,而如今竟然要结成夫妇,显然问题多多。此时的沈落雁在他的眼中更是无奈和落寞!同时心中得知此消息时竟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,令他无从琢磨。不竟更于细思其究竟。
  沈落雁垂下头去,轻轻道:「为什么不再说话?」徐子陵略显茫然道:「我可以说什么呢?是啦,小弟还没有恭喜你呢?」沈落雁白他一眼道:「真心的吗?」徐子陵俊脸微红,强压下心中愈发剧烈的异样情绪,故作坦然道:「沈军师忽传喜讯,确有点突然。不过对沈军师觅得如意郎君,我当然为你高兴。」沈落雁怔怔的瞧他好半晌后,直看得徐子陵心虚低头,同时心中充满了一种依依不舍的离情。这美人儿军师方才叹道:「徐子陵呵!究竟谁家小姐才可令你倾情热爱呢?」徐子陵想不到她如此直接,大感招架不来,干笑两声,以饰尴尬,苦笑道:
  「这句话教在下不知如何回答。嘿!沈军师怎知我会路经此处的?」沈落雁「噗哧」娇笑,又横他娇媚的一眼才道:「不要岔开话题,我们是老相识哩!说几句知心话儿也不成吗?人家又不是要迫你娶我。」徐子陵差点要唤娘。他与沈落雁虽一直处于敌对的位置,这情况至今未变,但事实上他却从未对她生出恶感,但心中又从未涉及男女之情。两人间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关系,但沈落雁这几句话却把这微妙的包裹撕破。无论他如何回答,很难不触及男女间的事,登时令他大为狼狈。
  一向沉稳多智的沈落雁,终于不用抑制心内的情绪,坦然以这种方式,渲泄出心中对徐子陵的怨怅。
  一直以来,沈落雁与他徐子陵的关系实在是敌爱难分,纠缠不清。虽然伊人名义上早已名花有主,却仍欲断还连,余情未了。
 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,心中异样情绪更浓,且有呼之欲出之势,他差点要暗捏不动根本印,方能压下这份激动。